<cite id="d37j5"><video id="d37j5"></video></cite>
<var id="d37j5"><strike id="d37j5"></strike></var><var id="d37j5"></var>
<var id="d37j5"></var>
<var id="d37j5"></var>
<var id="d37j5"></var>
<var id="d37j5"><video id="d37j5"><menuitem id="d37j5"></menuitem></video></var>
<var id="d37j5"></var><var id="d37j5"></var>
<menuitem id="d37j5"></menuitem>
<var id="d37j5"></var><var id="d37j5"><strike id="d37j5"></strike></var>
<var id="d37j5"><strike id="d37j5"></strike></var>
當前位置:西部之聲>美文美聲>西部美文

靈官峽的記憶 文/寶雞 鄧勤

編輯:王亞恒 來源:小草園地 發布時間:2021年05月18日
字體: 默認 分享到:

翻越秦嶺南麓,走進大山深處的鳳縣,過古鳳州南岐山,往縣城雙石鋪以西再走大約五華里地,便是連接陜西和甘肅的靈官峽。

靈官峽,是鑲嵌在嶺南鳳縣邊緣地帶的一張明亮的地理名片,它如今是名揚陜甘川等地的旅游勝地。

每年四季,各地游客親臨旅游觀光,特別是深秋那霜染的楓葉,像一抹紅霞漫山遍野的鋪開,更有無數游客,紛至沓來,為的就是一睹那燦爛如霞的靈官峽紅葉。大家的到來,不但如此,還要會客那里遠古的羌寨,體驗“寶成鐵路”的歷史風煙,尋找曾經的鐵路建設者的足跡,領略別樣的山水情懷。靈官峽對我這個在外漂泊的游子來說,留在心中的形象與我過往的歲月無法分割。每次記憶,都慢慢將我拉回到我和它的接觸中。

四十多年前,當我還是一個中學生的時候,第一次從語文課本上,讀到那篇一生也忘不了的《夜走靈官峽》。記得那年冬天,家鄉的雪紛紛揚揚下個不停。我的語文老師姚興文,用標準的普通話朗讀著杜鵬程先生的《夜走靈官峽》。老師還認真的講解文章的背景,并提出需要掌握的段落及語法句式。一節課一轉眼功夫便過去了,而我卻沉浸在文章的情境中,遲遲回不過神來。一直到晚自習時,我還仍默默地朗讀著:“紛紛揚揚的大雪下了半尺多厚。天地間霧蒙蒙的一片。我順著鐵路工地走了四十多公里,只聽見各種機器的吼聲,可是看不見人影,也看不見工點。一進靈官峽,我就心里發慌。這山峽,天晴的日子,也成天不見太陽;順著彎曲的運輸便道走去,隨便你什么時候仰面看,只能看見巴掌大的一塊天。目下,這里,卷著雪片的狂風,把人團團圍住,真是寸步難行......”

我讀著那樣的文字,不由望向窗外,離學校不遠的南岐山上,那如黛的山峰巒間,也早已堆滿了零零星星的殘雪。冬月里的寒風吹過校園,襲來一陣陣涼意,學校里那歷經百年的老槐樹蒼勁挺立,似乎要擋住這山里的凄冷冬日。

那會時間,晚自習的下課鈴聲還沒響,夜幕便已降臨。隨著教室里燈光的亮起,更顯得窗外一片漆黑。我繼續默讀著《夜走靈官峽》。姚老師在課堂上朗讀的余音,還不停在耳邊縈繞,我思緒已飛到那未曾去過的靈官峽。

我想象中的靈官峽,我向往的地方,它就在我的家鄉。啥時候我能去那個一條小路通到絕壁山上的石洞,那個“妹妹叫寶情(成),我叫情(成)渝!”的家里?我的腦海里時常閃現的畫面:只見探照燈的光帶,透過飄飛的雪片,直向天空射去。順著光帶,隱隱約約可以看見幾十名工人像貼在萬丈峭壁上似的,打著炮眼,仿佛在開鑿著登天的梯子。

那是一個什么樣子的地方喲......

這樣的情景,在我以后多少年,都只是通過閱讀課文,不停頓地接觸文章中的人物,展開對靈官峽的想象。我啥時才能走進那里,是夢中實時的畫面。

真正走進靈官峽,不是在想象中,也不是在夢里,而是真實的發生在一九八一年九月間,一個讓人不能忘記的年月。

那年從八月二十一開始,暴雨便連降不停,鳳縣遭受了百年不遇的洪水泥石流災害。按照縣委、縣政府抗洪救災的安排,我隨當時任縣政府副縣長楊占春等一行人,徒步翻越酒奠梁,來到了偏遠的溫江寺鄉,指導檢查當地政府和駐守在那里的“三線”企業,開展生產自救、重建家園工作。

由于當時山洪和泥石流把主要的交通設施沖毀,我們抗洪救災只能靠肩挑背馱,徒步前行。從溫江寺的那條深深的山溝里朝南往西走,有散落的村莊、有建在兩山之間較為寬闊地帶的工廠;順著那條山間,再沿溝底的河道,繞山繞水,過了西北方向,就是靈官峽。靈官峽從那個方位上講,距離縣城雙石鋪也就不遠了。

我和楊占春副縣長等一行人,徒步行走在溫江寺那條長長的山溝中,調查訪問農村和工廠的受災現狀。有一天,我們一直朝西行走,到了中午,來到了那里的“三線”企業。當了解到工廠因災情影響,幾千工人及家屬的糧食和生活用品即將短缺,急切需要當地政府的調劑解決。楊占春副縣長果斷決定下午不再原路返回溫江寺鄉,而是要沿工廠最近的酒茨公路繼續朝前走,趕天黑前回到縣城雙石鋪,幫助解決溫江寺地區“三線”企業生活供給等急需物資。

我和楊副縣長順著河道繞行,酒茨公路被洪水和泥石流侵蝕的支離破碎。我們跋山涉水,翻溝越嶺,在太陽落山前,終于走到了“峽里”(鳳縣人對靈官峽的俗稱)。雖然我倆早已是滿腿泥濘,雙腳更是被洪水泡得發脹,一身狼狽。但因為是第一次走進靈官峽,我們兩人都露出了勝利者的微笑。

我望著眼前的山和水,??!這就是我夢寐以求的靈官峽。

經過靈官峽的那段山區道路,也被洪水摧毀了。我和楊副縣長艱難地沿著僅存的一些路基,跌跌爬爬的繼續朝前走。楊占春告訴我,他在下鄉前(楊系西安知青),也只是從課本上讀過杜鵬程先生的《夜走靈官峽》。下鄉來到鳳縣后,才知道靈官峽就在縣城雙石鋪不遠的地方。

我倆一邊走一邊聊,話題始終離不開《夜走靈官峽》。杜鵬程在小說里描寫過,“這山峽,天晴的日子,也成天不見太陽;順著彎曲的運輸便道走去,隨便你什么時候仰面看,只能看見巴掌大的一塊天。”我曾經只是覺得這樣的描寫是作家筆下的提煉,是略有夸張的想象意境。直到那天自己身臨其境,才真切的體會到靈官峽的狹小。

抬頭瞭望,那時那刻雖然天氣晴朗,太陽卻早早落到山后,“峽里”的光線開始變得暗淡。兩邊高聳峻峭的峽谷間夾著咆哮的嘉陵江,山的左面有盤旋于巖崖邊的寶成鐵路,且大部分鐵軌深藏在幽長的石洞里,時而露出的部分,也被樹林掩住,只裸露出零星的點點痕跡;山的右面是一條通往甘肅方向的簡易公路,盤旋于高高的崖石之間,繞過彎曲的“峽里”,朝著另一處拐過一道大彎的山間谷峰里去了。我不禁感嘆,這般堅固的巖層,硬是被筑路人開山劈石,鑿出了一條“開腸破肚”的狹窄石槽路。

遠遠看去,那條不規則的長長石槽路,側臥在略帶赤色的懸巖之中,猶如大大的“石房子”,人們在那樣的屏障里可以俯瞰著“房屋”下方的江水急喘西去。我走在那條狹長的,被巨石籠罩著不見天日的房屋式道路上。仍不禁朝著對面鐵路上方的峰崖上張望,想努力尋找《夜走靈官峽》中“小四川”一家人在絕壁上住過的石洞......

嘉陵江西岸左右峽谷里彎彎曲曲的石槽路,一點點地被夜色籠罩了起來,天地間一片寂靜。那天傍晚,我身臨那期盼已久的“峽里”,卻怎么也調動不起高漲的情緒,嚴重的水災,使南來北往的火車也已停運了。

我開動了大腦的想象,只希望那陣兒能有一列從西南方向駛過的火車,猛地鉆出對面一處掩在山體間的隧洞,再沿江半山腰的鐵路上飛奔過來,隨著劃破“峽里”的一聲鳴笛,又很快進入前方的另一處隧洞里?;疖囷w馳在絕壁上,從我眼前消逝而過。

多少年了,火車日日夜夜在這“峽里”時時過往,一刻也沒停頓。而今天,那已經變成了昔日的景觀,我想親眼見到的場面已經變成奢望,只期待來日實現。

也許,今天我所處的位置,正是“小四川”媽媽指揮交通的便道。因為只有那條并不寬暢的石槽路,從對面“小四川”住過的石洞口望過來,能看見他媽媽指揮來來往往的“汽車、馬車、馱騾、架子車和行人”;才能看見當“開仙(山)工”的爸爸和幾十個工人在萬丈絕壁上打炮開鑿的石料,是媽媽指揮著運輸到這里。

“峽里”夜臨,黑色籠罩了周圍,楊副縣長說要加快趕路的步伐。我仍不停地眺望峽谷對面,不停目送眼前已走過的石槽路,思緒總是一不小心就遛回到《夜走靈官峽》的場面中。“目下,這里,卷著雪片的狂風,把人團團圍住,真是寸步難行!但是,最近這里工作很緊張,到處都是冒著風雪勞動的人。發電機、卷揚機、混凝土攪拌機和空氣壓縮機的吼聲,震蕩山谷。點點昏黃的火球,就是那無數的電燈??床磺逄炜绽镏刖W似的電線;只見運材料的鐵斗子,順著架在山腰里的高架索道,來回運轉......”

我回味著當年所修筑鐵路、公路的辛苦畫面,更加細心地尋找著那些建設者們的足跡。那天傍晚,雖然不是冬日的雪天,而就在我們的腳下,英雄們昔日勞動創造的一切輝煌業績,改天換地,浴血奮戰換來了一個新的、有生命氣息的靈官峽,給世人展現出一個靈動的世界。轟鳴奔馳的火車和來回往返的汽車;小小的“峽里”,有著通往祖國大江南北的現代化交通工具,它帶給了我們的是一個美好的明天。

隨后多年的時光里,我成了家鄉“峽里”的???,來去往返常常經過那名揚山外的天地間。而每每此時,總還是勾起我的許多遐想,總能回味到在那塊不大的山水世界里發生的故事。

  那是有一年的時候,我在離縣城不遠的張家堯村下鄉,我和同事們常常早出晚歸的經過“峽里”。記得有天晚上,縣上要召開緊急會議,要求我和下鄉的同事必須參加。我們冒著漆黑的夜,手持電筒,沿著“峽里”那條險峻的石槽路匆匆前行,大家無心說話,集中精力死死盯著腳下的路,以防踩空。偶爾過往的車輛,在黑夜間穿行,震耳的鳴笛聲響徹夜空,那是提醒著趕路的車輛、行人,時刻保持警惕,注意安全。我和同事們小心的沿著公路的邊沿趕路,一邊留心著過往的車輛,一邊盯緊腳下,生怕掉進石崖下的嘉陵江里。

  我母親知道我那段時間下鄉,晚上常從“峽里”經過,便告誡我天黑了就不要趕回縣城。她說,“峽里”陰氣太重,到了夜里滲人。我也只能點頭默默答應。實際上卻是來去不由人,經常摸黑趕路。

  八十年代及九十年代初,交通工具普遍匱乏,趕路??績蓷l腿。那些年月,常來常往經過“峽里”,我的腦海始終呈現著《夜走靈官峽》的畫面。“小四川”以及他的妹妹,他父母的形象更是時常浮現,眼前總有筑路工人劈山開路的身影,總有那揮之不去的山谷間常亮的燈光。

  家鄉的靈官峽,就這樣默默的存在。人們只是通過《夜走靈官峽》認識它,真正走進這里的人寥寥無幾。

  “峽里”的轉身,是在2008年5月12日。那一天的下午,汶川大地震從南到北波及大半個中國。靈官峽頓時地動山搖,兩壁谷峰間飛石無序落動,江水涌起巨大波濤。那一刻,一列由四川方向駛來的油罐火車,正鉆出峽谷,進入隧道,也就是那分分秒秒的一瞬間,強烈的地震波把整列火車分割開來,油罐車廂被留在隧洞,瞬間大火熊熊,黑煙翻卷,一片火海。隧洞下方不遠處的嘉陵江也映照成諾大的火湖。

  震后第三天,余震不斷,我隨寶雞市派出的抗震救災工作組,便立刻趕往鳳縣。

  從寶雞出發,翻越秦嶺大散關,沿盤旋于兩山之間的彎曲公路,車輛走走停停。我和同事們時時下車觀察道路上方山頂上的易脫落巖石,以防飛滾的亂石碎塊砸傷我們。

  抵達縣城雙石鋪,即刻開始了抗震救災。我和隨行的同事行至靈官峽,停留在被無情大地震破壞了的鐵路和公路旁邊,內心無比難受。

  家鄉的“峽里”,強震過后,滿目瘡痍,景況凄慘,令我和同行的人唏噓不已。鐵路隧洞里的殘火還在在燃燒;公路被山崖上震落的石塊阻斷;嘉陵江形成多處堰塞湖。

  高高的大秦嶺啊!沒能阻斷這來勢兇猛的汶川大地震。我倍感痛心,國家的交通大動脈受到嚴重阻礙。

那幾日,在鳳縣抗震救災的分分秒秒中,我面對家鄉的嚴重災情,心情猶如時時不絕的余震一般,凄凄慘慘,憂心忡忡。搶險大軍在焦灼之際,果斷封死隧洞的兩頭,將“頑強”的大火熄滅。遭此一劫的寶成鐵路停運了三百多個日日夜夜。

  汶川地震過后,在“峽里”的不遠處又迭生了嶄新的《夜走靈官峽》。寶成鐵路在靈官峽的側面重新改道,過往這里的公路,也在異地另辟蹊徑。

  大地震破壞了一個昔日的“峽里”,也隨之重生了一個嶄新的靈官峽。

  家鄉的執政者在廢棄的鐵路隧洞里,演繹了當年杜鵬程先生筆下筑路大軍的蹉跎歲月;重塑了寶成鐵路流金似火的壯觀畫卷;隧洞外的下方,“峽里”江中漂流的旅游活動,也是大放異彩。

  如今的靈官峽,變成了鳳縣靚麗的旅游之地,亦是游人向往的風景名勝。

  又是在兩年前,逢金秋時節,應朋友之邀,我再次走了趟家鄉的“峽里”。朋友喜好攝影,拍了諸多靈官峽的絕美畫面,山水間的簇簇紅葉盡收相機。朋友鐘情于石崖峭壁的險峻,醉心于層林盡染,熱戀那多彩的風光畫面。我更流連于廢棄的鐵路隧洞,尋找重新塑造的《夜走靈官峽》里的歷史檔案。

  我和朋友盡興游覽那美輪美奐的靈官峽盛景。朋友突然問我:“這峽谷間的紅葉,為何比別處的更壯觀、鮮紅?”我由衷的從內心發聲:“這里的片片紅葉,是“小四川”的父輩們用汗水和血液澆灌生成的,它紅霞般的顏色,映襯著老一代創業者的風采!”

  我如詩一般的語言,許久回蕩在空谷般的“峽里”。

  靈官峽,從讀中學課文那時起,你便走進我的心里,激蕩起對你的向往之情,又到我青年和中年以后的歲月中,實地踏入你的懷抱,頻頻領略你那跌宕起伏的壯美歷程,我多少次地隨著你“峽里”的煙雨風云,浮想聯翩,心飛遠方!

作者簡介:鄧勤,退休公務員,陜西省寶雞市黨史專家庫專,寶雞市文學創作學會會員,熱愛寫作,尤其愛好散文。曾有一定數量新聞報道、政論文章、雜文、散文等在省級以上報刊、雜志,及多家公眾號平臺發表。

上一篇:年味雜記八題:傳承家風家訓 [2021-03-05]

下一篇:秦嶺深處有人家 文/渭南 蒲銀富 [2021-05-18]

tplink路由器设置网址_chinaxxxx18_老板啊轻点我高潮了_余生有你甜又暖_被领导强行在办公室做av_2020国自产拍精品网站不卡